Think Aaron

我这个博客是自己用 Python 框架 web.py 写的。右上角有个大图标提供 RSS 订阅。评论以及后台发布新文章都用 Markdown 格式。

这些东西都与一个人有关。最早的时候我开始用 web.py 来改写自己的个人网站,看到这个框架的作者是 Aaron Swartz,没有太在意。后来想给内容发布找一种合适方式,发现了 Markdown,看到 Aaron Swartz 竟然也有参与它的制定,于是开始看他的博客文章。多数文章写得篇幅很长,思维缜密,结构严谨,当时觉得很像一个满腹经纶的中年人写出来的。等到看到 Wikipedia 上 Aaron Swartz 的页面时,我吃了一惊,他竟然是 1986 年出生的,14 岁即已参与过 RSS 标准的制定!

就是这样才华横溢的一个人,刚刚在 2013 年 1 月 11 日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让人震惊、叹息。2010 年他在 MIT 下载 JSTOR 上的论文被起诉,我以为没什么,毕竟他有一定影响力,有不少更有影响力的人会帮助他。后来他又恢复了博客的写作以及其它社会活动,我错误地感觉已经没事了。就在 2012 年 11 月 1 日,他还在博客写了最后一篇文章。我本就对世界悲观,当时知道消息后,抑郁了有一个星期。自大学以后,我第一次这么长时间情绪低落。

许多人因以这种方式失去一个天才而悲痛。哈佛法学院的 Lawrence Lessig 教授十几年来和 Aaron 一起共事很多,除了悲痛,他在 Tumbler 个人主页上表达了对相关检举人及制度的强烈愤怒。适逢 Lawrence 被冠以 “Roy L. Furman Professor of Law and Leadership” 荣誉,chair lecture 定于 2 月 19 日。Aaron 死后他先请求重新安排日期,后来又决定不改日期,主题定为 “Aaron’s Law”.

以此为契机,为了限制 CFAA/SOPA 等议案,国会议员 Rep Zoe Lofgren 在 reddit (注:Aaron 也是这个 Alexa 全球排名一百多的网站的 founder 之一,web.py 是这期间的副产品) 上发布了 Aaron’s Law 的草案征集意见。后来又放出根据意见修改过的版本

Lawrence Lessig 教授同样主题的演讲回顾了 Aaron Swartz 年轻短暂的生命中让人钦佩的作为(11 分钟左右开始)——我上面提到的只是一些不值一提的,他有常人所不能及的抱负和理想,为了让所有人平等、简单地获取信息而倾尽心血奋斗、努力。尽管英年早逝,他所做的也已经比普通人一生能做的多太多了。Lawrence Lessig 称 Aaron为 prodigy,并且反称他为 mentor, “He taught me. He pushed me. He led me”. 演讲对事件的某些方面做了深入的分析,直指现有版权法律的荒唐之处。虽然没有整个事件的所有过程和细节,看看也对之有个大致的了解。

我把视频放到了国内网站上:

大概是 2002 年,Aaron Swartz 开玩笑似地发布了一篇文章 – If I get hit by a truck… 谁也没想过竟然有一天他真的突然离世。在 Democracy Now 的一个采访中,Lawrence Lessig 说, “he was impatient with us, and he was disappointed with us, with all of us, as we moved through this fight.” 其中他提到让人惋惜的是就在事发前几天,JSTOR 发邮件给他说将开放数据库中所有的文章给全世界任何人,但是他正在旅途中没有来得及发给 Aaron.

Lawrence Lessig 教授演讲最后说,”Think Aaron.” 我愧于没有能力想 Aaron Swartz 之所想,只能写一篇文章,让更多人知道他之所想。

Remember Aaron Swartz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